五百亿投资创科?回顾港府的往绩

2020-01-05
    261浏览

政府在最新的一份财政预算案提出投资五百亿于创新科技。五百亿是什幺概念?假如交由全香港的成年人平分,每人可分得约八千元。事实上,政府带头推动创新科技在香港并非新事物,主权移交头几年政府曾经设立资讯科技及广播局。当年政府推行很多科技政策,例如数码港,科学园,应科院,创新及科技基金等等都是资讯科技及广播局的产物。廿年过去了,究竟成效如何?让我们跟大家回顾一下。

科学园

香港科学园于 2004 年 10 月落成,成立之初的目标为「透过发展重点科技领域,包括电子、资讯及通讯科技、绿色科技、生物医疗、新物料及精密工程,带领香港成为地区的创新及科技枢纽。」而科学园在发展初期,亦很重视招揽知名的科技公司作主要租户( anchor tenant)。当时科学园认为,能够成功吸引到一批主要租户是尤其重要的,因为享负盛名的公司入园成为主要租户是对科学园的认同,而这亦有助产生凝聚力,可吸引其同业加入成为租户。

可是,根据苹果日报于 2012 年的报导,当年科学园为「省招牌」而引入的跨国科研集团,很多根本只剩下空壳,完全是「零科研」。综合报导,科学园有以下问题:

 ●记者走访了园内 250 多间公司后发现,当中近两成办公室长期无人办公,从大门玻璃望进去,部份只有简单放置枱椅,就连电脑也欠奉,甚至有公司空空如也,信件随意丢在门外。有大厦保安直言:「啲写字楼丢空好耐,係有公司长期都冇人返嚟!」

 ●其中一间国际知名的科技公司「研诺逻辑科技有限公司(Advanced Analogic Technologies,现已被 Skyworks 收购)」,是在科学园开幕时,获隆重邀请进驻,但记者当日登门,发现签约10年,租用14,400呎的研诺逻辑科技,门外挂着锁链,办公室地板亦已拆掉,据说已丢空很久。记者联络其总公司了解,但未获回覆。

 ●有业界指,在国内做科研较香港有优势,租金平十倍,甚至可获十年免租全层。租用科学园六年的半导体公司老闆尤宁圻,在深圳接受访问时指,在科学园的办公室租约400呎,租金6,000元,为方便与国外客户做生意,所以保留上址办公室作见客之用。

 ●有租户爆料,一手推动科学园工程的董建华,其家族以CargoSmart(Hong Kong) Limited租用其中一座全层做科研,但其实大部份员工只是东方海外的IT支援部。

 ●有租户更指,有公司以旅游巴载客人参观办公室,做贸易、零售,甚至美容推销生意。

 ●记者调查发现,科学园部份公司表裏不一,有公司将科学园的写字楼当作公司联络处、IT支援部,甚至有软件公司用来做零售等。

除此之外,科学园亦有其他种种配套不足的问题,例如科学园不准许测试实验室用明火,可是有一些测试是需要用明火的,例如 pots-and-pans的测试,因此有一些实验室未能搬入科学园。事实上,对大部份香港人来说,科学园更大的用处是举行婚礼,举行跑步比赛、步行筹款、举办数码摄影展、打数码游戏机比赛之类活动。

我们明白,投资创新科技乃高风险投资,投资多间公司中只有少数能够成功,在古今中外亦然。可是,科学园成立至今已超过14年,所培育的公司至今未有一间称得上是家传户晓成功例子。我们有理由怀疑香港政府是否有能力推动科学园成功发展?掌管科技发展的署长都没有高科技背景,香港需要做哪方面的科研?科研成功后产品的目标销售策略如何?

数码港

香港特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上任后提出众多鸿图大计,例如中药港、硅港、鲜花港,当中最为港人熟悉的,莫过于提倡发展资讯科技而兴建的数码港(Cyberport)。他在1999年初宣布在薄扶林兴建「数码港」,并以低廉租金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跨国资讯科技企业到香港投资。香港当时正经历楼市崩溃,但另一边科网狂潮正在美国热炒,数码港顿时成为黑夜明灯,成为香港经济转型的寄望,跟早前立法会陈健波议员称成立创科局年轻人就可买楼的说法如出一辙。

数码港当时的发展概念,是由政府拨地发展,并透过发展住宅项目作为发展数码港的资金,减少政府负担,并由电盈方面负责管理整个数码港。但由于数码港项目被批评为地产项目,引起不少地产发展商不满,港府最后改变游戏规则,由政府成立的香港数码港管理公司负责管理。

事实上,现任创科局局长杨伟雄,其履历上最强调的一点就是当了数码港近七年(2003 - 2009)的行政总裁。在他任内最得意的一项功绩,正正是他成功把数码港的营运转亏为盈。

让我们客观地分析一下,把数码港的营运转亏为盈是否一项值得大书特书的功绩呢?首先,香港数码港管理公司只是负责管理一座酒店,四座写字楼及一座商场。它的收入就是从这几座建筑物所收取的租金,而支出就是管理有关的人工及各项支出。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建设数码港的成本并不需要由数码港管理公司支付。在「土地问题」严重的香港,在不用支付地价及建筑费的前提下,所收取的租金还不够管理费支出还真算是天方夜谭。另一方面,数码港转亏为盈的其中一个关键是酒店收入大增,可是当比较的基準是用 2003 沙士年,我想香港没有几间酒店在 2009 年的业绩是比 2003 年差的,这是否值得算入管理层的功劳,颇值得玩味。

当然,用数码港本身的营运收入来评论其管理是否优良当然是捉错用神,因为衡量数码港是否成功应该看它是否能产出成功的企业。那数码港在这方面的成绩如何呢?事实上,出身于数码港的成功企业是有的,当中最成功的例子 Gogovan 最近被收购时,声称合併后的公司达独角兽的估值。虽然坊间对此估值甚有怀疑,但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很难评估如果没有数码港这些企业就不会成功。即使退一万步承认这点,这些公司的市值相加还远远不及政府投资在数码港的 130 亿港元,这项投资即使不算失败,恐怕也很难归类为成功。

老实说,数码港的原罪是「远」。港九新界IT人到旺角聚会,顶多半小时车程,总比每天长途跋涉到数码港返工更有效率。所以坊间一向都有主张数码港不应为自己设地理限制,于九龙区开设多一间培育中心,让觉得数码港远的Startup进驻,解除科技人员对数码港的最大不满。

即使是向港府提出发展数码港的电讯盈科主席李泽楷,亦曾批评港府在政策上未能作出配合,令数码港的成绩差强人意,他说:「贸发局在推广香港旅游、製衣业如有十分的话,港府推广科技就两分都无。」并指:「数码港项目利润理想,但做不到当初的理念。」

创新及科技基金

政府在 1999 年注资 50 亿,成立了创新及科技基金,用意是「提供资助予有助提高製造及服务业的创新及科技水平的研究及发展(研发) 项目。」。截至今天,基金项目获批的资助金额已近 100 亿元,那究竟纳税人的 100 亿元投资又是否用得其所?事实上,审计署于 2013 年曾发表报告,指出创新及科技基金用使用及监管上出现相当多的问题,现节录部份重点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局向立法会财务委员会(财委会) 寻求批准成立基金时,承诺会:

 a. 定期检讨基金,比方说每三年一次;
 b. 选取个别项目进行影响力研究,以探讨项目的长远成效。然而,审计署留意到,自二零零四年以来,除于二零零九年对五所研发中心进行中期检讨及于二零一一年对五所研发中心进行全面检讨外,创新科技署并未对基金进行曾承诺的全面性综合检讨或影响力研究。

●创新及科技支援计划下,由研发中心进行的25个项目内,有13个未进行表现评估、其余12个则没有在技术突破及商品化上取得成果,而纳米研发院更是毫无成果可言。

●研发中心未能达到二零零五年订定的财务表现指标。二零零五年六月,在寻求批准从基金拨出2.739 亿元(不包括给予通讯技术研发中心的拨款,有关资助会另行发放) 成立五所研发中心时,政府告知财委会:

 a. 每所研发中心的首个营运期为五年,五年期届满后则应自负盈亏,故必须有能力向业界取得足够的赞助和赚取收入,以支付营运成本;
 b. 预期中心在营运至第五年时,最多可获得业界提供40% 的赞助予研发项目;及
 c. 每所研发中心的预算营运成本平均佔该中心的总研发成本约16%。

●审计署评估了个别研发中心的表现,观察到:

 a. 中心的表现结果与二零零五年向财委会寻求批准拨款成立中心时预计的情况有很大落差;
 b. 在短期内要达到自负盈亏的目标机会十分渺茫。

●报告亦指出,截至今年5月尾,当局只收回2,280万元,相当于3.34亿元拨款额的7%;在239个已完成项目中,更有60%项目没有还款及26%项目 的资助收回率低至10%或以下,其中更有72个未能订立第二阶段协议的项目没有退款。审计署相信,创新科技署因没有适时採取适当跟进,料部分项目经过长时间后,有关拨款或已无法追讨。

●报告又指出第一层拨款项目申请,平均需158日至222日处理时间,认为创新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业内竞争激烈,冗长的处理时间只会减弱研究人员兴趣。

●创新科技署在追查获款公司所取得收益及投资方面需要提高警惕,并更加主动侦查怀疑滥用资源的个案,以保障公帑。

●创新科技署对5笔批给中小企的每项约百多万的资助没有跟进,连公司已经结业都不知道,时隔多年,令数百万公帑无法追回。它也在未按规定,进行实地视察下, 批出22项拨款。其他问题包括,私营企业以没有用的实物赞助,换取研究成果;大学科研机构迟交报告;中小企报称的研究员资历不一和收取薪金相差过大;评审标準不一等。

●有公司竟一面向基金称只售出22件产品,上缴8万元;另一边厢向传媒吹嘘售出200件产品

●公司更被人以数百万美元收购,创新科技署却一直「懒懒闲」,只懂寄信「追数」,没有採取进一步行动取回应有收益

简而言之,计划当初申请时的指标,包括:技术突破,成功商品化,研发所得的科技/基础设施为业界所採用,已申请的专利数目,由业界赞助营运开支等等,经过七年的观察,非但是所有指标无一达标,而且绝大部份的指标都是大幅度落后,在可见的将来都无可能达标。但今届政府再接再厉,为创新科技基金再注资一百亿,今次的结果又会否有所不同呢? 

正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假如政府没有记取从前的经验教训,与其将五百亿倒落海,何不向每名市民分八千元,相信一定会更受市民欢迎。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