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评金庸

2020-01-02
    426浏览
陈墨评金庸书名:陈墨评说金庸 作者:陈墨 出版:三联书店(香港)

金庸小说评论家陈墨于之前的香港书展期间参与了「金庸的武侠世界」讲座,生动讲述开始评说金庸武侠小说的缘故,以及分享其与一般武侠小说的不同之处。陈墨由1985年因为朋友介绍开始接触金庸,之后每一年的寒暑假都在看武侠小说,他笑称这是个人的「武侠文化节」,持续了六年一直在複习武侠小说,还办了一个读书沙龙与朋友一起聊金庸的武侠小说。其后在一次交流会中,向一位杂誌主编说了一句「金庸比我们谈论到的所有作者的作品更有文学价值」之后,便被约稿,开始了写金庸的评说。

评写金庸的过程使陈墨对学习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大陆的学习传统是学习标準答案,只背教科书上提供的完整答案。没有人会与我们说要相信自己的理性和感觉的判断,并有勇气说出对文学现象或作品的看法,但金庸的小说却让我有了这个想法和勇气。」陈墨又说 :「中国的传统小说本来就是通俗的、流行的读物,中国四大经典《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和《红楼梦》也是四种通俗文学的最高水準。这些通俗文学能经得起时间的洗涤,我相信金庸也可以,这也是我开始写金庸评说的动力。」

经过多年的阅读和交流,陈墨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在武功和练功方面与其他武侠小说截然不同。在武功方面,它更为文学化,在述的内容上放入典故和诗词,使读者读起来更有诗化的味道。另外,它的武功也更具个性化,书中角色独有的武功都是对其个性的描写,陈墨举例 :「《书剑恩仇录》中的陈家洛,他的百花错拳,这种不按规律的出拳方式,是他的性格错失和命运错位的暗示。」此外,金庸小说的武功也富有哲学的原理,试图描写武功在学术层面上的解释,陈墨说 :「陈家洛的庖丁解牛掌,它来自庄子的一则寓言,意指只要熟悉牛的筋骨脉络的位置便可以在解牛时把肉和骨头完全分离,可见金庸在构思武功时富有哲学思考。」而在练功方面,金庸亦有其独特的安排,陈墨解释 :「例如《射鵰英雄传》的郭靖,他的经历可以做教育行政部门的教科书了!郭靖的小学老师是江南七怪,把他折腾得半死但长进很少。而他的中学老师是全真七子的马钰,他寓教于乐,使他在短暂时间内有很高的长进。而他的大学老师是洪七公,他极富智慧而且因材施教,使他突破自己,可见金庸在安排练功过程时表现了完整的教育过程。」文:实习记者 洪嘉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