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在曼谷联合国工作的台湾人:我并没有抱持要「改变世界」的想

2020-01-06
    686浏览

「我2014年在伦敦唸书,背景是经济、数据分析,当时想法很简单,我不想回台湾工作,想试试有兴趣的国际组织,例如WTO、联合国,但投正职很难被录取,就改申请实习生,试了联合国位于纽约、日内瓦和曼谷总部,后来是曼谷总部给了我机会。」

他是Jack,目前是联合国亚太总部的正式员工,任职于资讯与通讯科技部门(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OICT)。

Jack以军队打战来比喻现在的工作,「就像是负责军队后勤的食物和水」,他进一步解释,「联合国维和部队后勤小组就在曼谷,只要出任务碰到状况我们就得前往协助,例如整理通讯网路、用户端测试,这次前往非洲则是处理一些数据、写案例分析报告。我主要负责的任务区是刚果、马利和索马利亚。」

他是在曼谷联合国工作的台湾人:我并没有抱持要「改变世界」的想
前往刚果出任务拍下的联合国维和部队。
在联合国亚太总部,同事来自全世界

联合国在全球各地都有地区总部,例如纽约、日内瓦,亚太总部则选在曼谷。Jack解释,资讯与通讯科技部门很需要资讯小组,但在美国聘工程师很贵,曼谷租金与成本则相对便宜许多,加上对泰国的好印象,最后团队便落居在此,目前工作小组有20位成员。新加坡、东京原本也是考量之一,但前者涵盖区域太小,后者有区域政治的因素考量。

谈到在联合国的工作福利,他表示除了有30天年假,每月还有2.5天特休,若再加上泰国国定假日,平均下来每週只有上班2.5日,有配偶或子女都有加给,差旅费是依照地区不同核发,以前阵子出访刚果为例,每日高达300美金。

而身为在联合国无代表席位的台湾人,同事们是怎幺看待?Jack说到:「同事对台湾的特殊地位,并不觉得有什幺特别,国籍问题只在初次自我介绍时提及,除非是特别要去挑明这些敏感话题。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定义自己「爱台湾」的方式,我尊重别人的发言与想法,但也希望别人尊重我如何去选择自己的人生。」

他进而介绍共事的核心同事们,除了越南裔法国人的上司,同事们有来自英国,泰国、美国、中国、新加坡、日本、伊索比亚等,「一位和我感情特别好的女孩,爸爸是韩国、美国混血,妈妈是越南、法国混血;她出身新加坡,中学在印度,曾在法国当珠宝设计师,后到南北韩边界的NGO任职,协助处理脱北者议题。在联合国里到处都是这样的人,很多人喜欢谈国际化,我认为我同事本身就是个最佳範例,她名义上是法国人,但言行、文化展现、价值观都非常多元,我也很难讲说她是哪里人。」

来联合国工作,不是为了要拯救世界

对于外界对联合国工作的想像,Jack表示:「我并没有抱持一个要改变世界的想法。」

Jack举联合国裁军审议委员会(U.N. Disarmament Commission)为例,「在该单位任职同事表示,裁军是个可讨好大众的议题,又能符合联合国长期奉行世界和平的宗旨,但另一方面,全球超过七成的武器出口,是来自常任理事五国,岂敢得罪国内的军火商和庞大的利益共生团体?因此,要裁军可以,但必须按照强权的规矩与时程来做,并且也会要求弱国交换若干利益。」但他也提到,在较无政治敏感,或牵涉较少既得利益团体的工作单位,例如儿童基金会、妇女基金会都是很有成果的机构,虽然背后仍不可避免有强权和政治利益牵涉其中。

问起在联合国中印象最深刻的事,Jack分享去年他在一场元首高峰会上被指派为北韩掌旗官,典礼结束后,北韩代表一群人跑来找他握手,这是他第首度接触到北韩人,「他们的英文非常流利,国际关与见识都非常好,若不刻意关注、强调他们是『北韩人』,就是一群很有学识见解的人;他们也邀请我去北韩看看,另外很惊讶的是,北韩代表有去过台湾,还跟我提起九份、溪头和美浓这几个必须在台湾深度旅游才可能讲出的地方。」

他是在曼谷联合国工作的台湾人:我并没有抱持要「改变世界」的想在东南亚,你会有机会打破天花板

说起东南亚,Jack表示「这里是我会想花时间经营的地方」,当年在伦敦唸书的他,毕业后来到曼谷,很多同学则前往美国或欧洲。

「东南亚让我很惊讶的一点,是给我无穷的机会,在欧美,或许努力一辈子也只是中产阶级,但同样的努力和天份,在东南亚就可能就不只如此。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会到新加坡,或到越南、菲律宾经营我的学术和事业。不过这样的想法,恐怕目前还难得到台湾社会的共鸣,例如之前回台湾分享,问在场听众要不要到东南亚唸书,大家还是闪过一些奇怪的表情,彷彿在说:去东南亚那种落后地方念硕博士,拜託,别开玩笑了。」

后记

30岁不到就已跑遍世界,更在处理国际事务的最高殿堂累积阅历,Jack对人生规划却是非常「务实且诚实」:「我不是那个励志书上写的人,我就是个很普通不过的人,就是抓住机会就上去了,未来我会继续在国际组织,会不会在联合国不一定,或许是亚洲开发银行,或许是中国成立的亚投行,也不排斥新的领域,例如从商。基本的想法很简单,哪边给我的薪水高,哪边能够获得更高的成就感,我就去哪里。」

*想知道关于Jack的更多故事和观点,请见Jack Huang专栏

他是在曼谷联合国工作的台湾人:我并没有抱持要「改变世界」的想
联合国IT Engineering小组,摄于刚果

相关评论:何时留学泰国能成为一种流行,「教育新南向」能不是只想到「新加坡」?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